20万到200亿,台湾投资大神首次谈交易(ZT)
 
 
2019-02-02 23:55:49
 
 
 
 

他是台湾地区金融市场口耳相传、却从未亲眼见证的传奇。也有人形容,他是全台湾唯一具有国际知名度的金融交易者。他17岁只身来到台北,靠期货交易起家,高峰时,持有的日元期货部位占全球市场5%左右。与他相识多年的元大证券董事长贺鸣珩回忆:"当年亲眼看着他的交易,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实在很罕见,他当然是台湾在国际上一号重要人物。"


他就是黄毅雄,来自台湾省云林县西螺镇人,曾家庭破产而辍学打工,在转战期货之前,三度进入股市才获利而退,用的还是黑板下抢帽子的丐帮初级拳脚,而今,他在期货市场施展武当派上乘武功,宛如东方不败,其身家已达200多亿,期间曲折耐人寻味。


台湾地区《今周刊》采访了这位"台湾第一期货大师",相约鼻头角海边,一聊就是8个小时。话题从"台股万点"谈起,黄毅雄一下子就把场景拉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从美国联准会(美联储)历任主席的性格差异,用前所未见的独到角度,巧妙解读了台股万点后市。撇开当下,他又回望自己戏剧性十足的一生,一步一步,将四十年金融操作的智慧、领悟,对我们倾囊相授……。


谈经历:辛酸往事不堪回首


黄毅雄来自西螺小镇一个破产家庭,家有兄弟姊妹七人,父亲很早就过世了,他的大哥毕业于台大外文系,但排行最小的他却因家庭经济已拮据,读到西螺初中的第二学期就缴不出学费。


休学后,他曾在家乡做过钉无子西瓜棋的木箱等零工贴补家用,后来到西螺万味香食品厂工作,17岁前一直留在西螺。


那段时间有说不完的辛酸故事。提起这些童年往事,已40岁的黄毅雄忍住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说:"23岁以前的事,我实在说不出口!"


直到17岁他北上学做布料的生意,才开始累积了一笔钱。23岁时,他看到很多亲戚朋友都在做股票,包括他的兄姐也都是股市的常客,他便开始踏入股市,同时也开始了他传奇的生命。


一进股市,他便把做生意赚来的钱都赔了进去,只好把最后一个接来的活抵押出来还债,还了债后只剩20万,家里的人全都反对他再做股票,但黄毅雄还是无法忘怀股市,这回再投入的结果是:仅有的20万只剩2万元,还负债300万元!"不但老婆对我完全死心,甚至自己也一度打开瓦斯想自杀。"黄毅雄说。


在离开股市一个月的冷静思考后,他发现股市里赚钱的就是那几位,便虚心地向人请教如何在股市作战。同时,他还开始大量阅读书报,拿着仅有的二万元又回到股市。开始做日内短线交易,每次一下单就开始保持警戒状态,只要有赚一点就跑,黄毅雄自己苦笑的形容:跟乞丐一样,只要有人施舍一点就满足。他回想那三年在黑板下抢帽子的生活说:"我学到的是丐帮的武功。"


谈风险:不要走钢索, 记得要铺钢板


我会愿意出来接受采访,最想说的只有一件事情,投入金融市场,你一定要把风险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你们千万不要造神,不要让读者误会,以为在金融市场赚钱很容易;以我做的期货交易来说,一万个人,只有两人能赚钱,这是千真万确的统计数字,其他9998个人,都在赔钱。


黄毅雄说出他首次接受媒体深度专访的先决条件,口气温和,但却十足坚定,因为这是他在财富与风险之间翻腾求胜四十年后的最终心得。


不同于股票市场,期货交易的杠杆更高、风险更恶,也因此,要像黄毅雄一样,能在期货市场大进大出、近四十年而屹立不倒,至少必须具备两大先决条件:第一,对行情的多空趋势判断必须绝对精准;第二,要能与高张力的风险长期共处。


"你们当财经记者,写了判断错误的文章,还是有薪水可以领;我做期货交易,一不小心判断错误,老婆孩子都会没饭吃啊!"这虽是采访过程的一句玩笑话,却也一语道破黄毅雄四十年金融交易人生的实况,富贵险中求,两大关键不容一丝松动:行情判断要准、风险管理要严。


今天,黄毅雄谈他的人生智慧,就是先从风险谈起。"很多人不知道,我这辈子一共经历了八次的& #39;财富归零& #39;"走过这八个寻常人难以想象的生命低谷,他归结自己的体悟,提出了对年轻人的第一个中肯建议:"天底下,真的不会有速成的财富!所以凡事不要求快;相反的,只求对!"


黄毅雄不讳言:"当年我投资期货,就是想走一条速成的路,但你不能只看到成果,过程中,其实会付出很大、很大的代价。"黄毅雄不无遗憾的说,他之所以几度财富归零,回头检讨,就是当时一心求快所致,"如果抱着一夜致富的心态投入金融交易,绝对不可能成功!因为你的研究一定不够扎实。"不但如此,因为想要快速赚钱,甚至可能在研究不足的情况下,就重押自己的身家财富。


但黄毅雄话锋一转,论及自己的一生也有八次清偿负债、重新获得足够财富的经验。他说,"这代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次的成功机会。"如果年轻时"专注求对",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获利方式,那么,"只要把握生命中的几次机会,就算一开始的进度比较慢,仍然会有成功的可能。"


另一个关于风险的人生体悟,则是"不要走钢索,至少,你要设法铺钢板。"黄毅雄说。


所谓"走钢索",是指在操作时没有设定足够的安全边际,白话的说,就是一心只想以小搏大。而"铺钢板",是让自己准备更多资金部位,不致因为市场上的一趟意外波动就坠落山谷,"狂风吹来时,你还可以蹲在钢板上。"


"能走过钢索的另一端,可得到好几座城堡跟成群牛羊,但你未必走得过去;相反的,钢板铺起来比较耗材,只能得到一座小屋,但总是比较稳当。"


无论是"不求快、只求对",或者是"铺钢板、不走钢索",黄毅雄的重点都在于风险管理,说到这里,他解释了自己一开始强调的"万分之二"期货交易致胜率,"这是千真万确的数字。"原来,当年他在香港Dean Witter期货公司下单时,公司资料就显示,该公司全香港有近万名期货客户,结算部位获利者只有两人,其一就是黄毅雄。


"坊间一堆教人投资股票、期货的书,但真正能落实赚钱的人近乎没有。你有没有想过,到底背后是什么原因?"黄毅雄认为,关键在于人格特质,你必须要有一些特质,才可能完成征战金融市场所需要的修炼。"但这些人格特质,其实又与你的成长经验有关。"接下来,黄毅雄就从一位交易者的心理素质,拆解他眼中最关键的成功要素 ──谦虚、坚毅、果决。


谈自省:为了印证想法,自我辩论20年


市场上有许多人都在教你如何投资致富,但赢家还是只有少数,输家永远都是多数,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套成功方法是可以完全复制在别人身上的。


我的方法之所以可行,因为这是"我的方法",我的成长背景形塑了自己独特的人格特质,才能善用这些操作方法。至于我的人格特质是什么? 大概就是谦虚和坚毅。


黄毅雄坦言,他在期货市场多次从零起步,依然能屹立,和他的人生历练有极大关联,其中,"谦虚"和"坚毅",是他学会的重要人生课题。他是云林西螺人,国中读了几个月就辍学打工,"我们少年时代,从来不敢怨天尤人。"黄毅雄说,少年时期种种艰辛的生活体验,让他认识"得道多助"的道理,"对人谦虚,才能得到人和;对事谦虚,才会不断精进,也会在出手前做足准备。"


他强调,只有谦虚的自省,才有不断精进的可能,"你可能无法想象,我为了印证总体经济的变化,对未来经济的影响,可以连续追踪20年,比较我与国际舆论的看法,谁的对。"这种不断自我辩证、自我挑战的习惯,违反人性,也就需要过人的心性才能支撑,"这就是& #39;坚毅& #39;的重要性。够坚毅,才能坚持做辛苦的事,包括学习。"


经过40年无数战役淬炼,黄毅雄认为,自己最大特色是果决,关键时刻出手绝不忐忑,遇到任何状况,心里早已订好因应计划,"就是拔剑、挥击,没有其他杂念。"


"出手果决"是外界观察黄毅雄屡屡致胜的关键,但黄毅雄内心清楚,果决的前提,是谦虚的自省和坚毅的修炼,"再说一次,我是苦过来的人,是我当年的成长背景,造就了我的性格;如果你不够谦虚、坚毅,踏入金融市场操作,就很危险。"


谈修炼:全世界最简单的事就是读书


不管做什么事情,要成功,就要累积足够的知识量……;如果想要在金融操作的黄毅雄笑称,"我是在踏入股票市场后,大约二十三岁,才真正开始大量阅读。"除了买教科书自修,更大量阅报。"从事金融交易,你什么学问都要学。"他说。


"宏观经济的各个层面中,股市对货币政策最敏感。"这是黄毅雄对资产价格多空判断的准则,而这个结论,某种程度也是来自读报所得。80年代初,经济学家蒋硕杰、王作荣各自在报纸发表社论,辩论台湾货币政策走向,这场"蒋王论战",成为黄毅雄理解货币政策、看透金融市场波动根源的重要参考。


不过,虽然强调"什么都学"的重要性,但黄毅雄说,"其实,全世界最简单的一件事,就是读书。"只要肯花时间努力,就能学到足够知识。


那么,最难的事情是什么?"赚钱啊!"黄毅雄接着解释,要把知识换成财富,不是努力就能成,你需要的"是独立思考能力!"


谈思考:想象力是无限的,比学问更重要


金融性指数要从宏观经济去推敲,但要知道,经济是人类的社会行为,经济学不是定律科学……。所以你不但要有知识,还需要独立思考,要将所有客观条件与所学知识综合消化。


黄毅雄非常强调"独立思考"的重要性,但他认为,在独立思考的过程中,牵涉到你所累积的知识量、人生经验,乃至于对人文素养的敏感度,往往无法言传。曾经有人请他分享期货操作的心路历程,黄毅雄的回答是:"我的心路历程,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


话虽如此,他还是提点了一个关于独立思考的关键能力:想象力。"我很认同爱因斯坦说过的一句话,想象力比学问更重要…。学问是有限的,想象力是无限的。"只有透过想象力的串联,才有可能将看似互不相关的变量相互连结,用更宏观且细致的思考,归纳出别人还没看见的趋势方向。


关于黄毅雄"早一步看出趋势"的案例,当年期货公司营业员王鼎印象深刻,他回忆,在金融海啸发生前一、两年,黄毅雄就曾提醒宝来期货公司的同仁,表示美国房市未来很有可能重挫,进而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当时黄毅雄建议,可以利用闲钱投资一些黄金,因为黄金在资产价格极度动荡时,不仅是实物、可以保值,而且与美元走势恰好有对冲效果。


王鼎事后回想,虽然当时没人真的因此买进黄金,但当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金融海啸发生,他立即想起这位"先知"的建议。"他能从宏观经济的变化,远远领先大家看出危机的发生。"王鼎佩服地说。


较近期的案例,则是黄毅雄在2013年,日本宣布祭出超宽松货币政策、推升日股激涨前,提早重押日股期货。他回忆当时,并非单纯从经济数据推敲,而是看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企图心,过程中,就包含了人文素养与历史观的综合联想。


对于这些外界称奇的战绩,黄毅雄看得平淡,他说:"独立思考、想象力的运用,当然是需要练习的,但我做的是期货交易,对各种客观数据的运用,往往是攸关性命的啊!"言下之意,对黄毅雄来说,发挥想象力或许可以天马行空,但绝对没有一丝丝的浪漫空间,这种常人难以想象、长时间的极端修炼,自然也是黄毅雄不断强调思考逻辑难以言传的原因。


谈成败:当以为成功了,就是失败的开始


以前在这里看海,颜色都是很清澈的蓝,今天来,海的颜色有些灰蒙蒙的…。做期货几十年下来,我的眼睛出了点问题,如果你问我财富重不重要,我会说,我宁可换回自己的健康。


时间接近傍晚,鼻头角海岸开始浮现橙色的夕阳余晖,我们问他财富观、人生观,他望着宽阔的海面,若有所思地作了如上的回答。


我们又问:"那么,从事期货交易40年,认为自己是成功的吗?"


"人的一生,真的没有所谓的成功,因为你必须不断追求进步。"黄毅雄表示,在金融市场征战愈久,愈会感觉要进步的空间还很大,"知识、性格、判断力…,在每一个部分,彷彿都还有无止境的成长空间。"


他说,自己是个有热忱的人,这是他能在八次财富归零之后成功再起的原因,但,这份热忱并非是为了赚到更多财富,而是为了一种自我成长的渴望,一种对于自我能力印证的热情。


"当你以为成功了、有了一种满足感,这就是追求进步的最大障碍,也是失败的开始。停止进步,这是最危险的,不只是做金融交易,做任何事业都是一样的道理。"他缓缓地说。


后记


被喻为台湾地区金融史上的一代投机大师,自诩"独孤剑客"的黄毅雄,整场访谈间,花在谈论风险的时间,竟然远多过操作期货。问黄毅雄,为何非要提醒投资人,控制风险的重要?


他想了想,缓缓的说:"许多人心存侥幸、投资股票、期货不慎,历年来一再发生悲剧,每次见到报道,都让我格外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