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刘士余!你好,易会满!(ZT)
 
 
2019-01-26 17:23:50
 
 
 
 


1月26日下午,近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证监会人事变动消息终于官宣。任职近三年的刘士余离任证监会主席一职,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易会满接任,成为自1992年证监会成立以来的第九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


离任后刘士余的去向,今日有坊间消息传言其或履新供销社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一职。但在官方消息中,对此并未说明。


有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2018年12月,中组部人员曾进驻中国证监会所在地富凯大厦,进行了多天的干部考核。考核对象严格保密,“中组部过来人,至少也是(考核)副部级以上。”该知情人士说。


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1984年中专毕业后,除短暂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工作外,34年的职业生涯都在中国工商银行系统内度过。


公开资料显示,1985年1月,易会满进入中国工商银行工作。三十多年里,易会满从工行杭州市分行起步,先后在工行浙江省分行、江苏省分行、北京市分行担任领导职务,到2013年,成为中国工商银行行长,2016年5月,被任命为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开始掌舵“宇宙第一大行”。


不到3年的掌舵期,易会满在工行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虽然中国工商银行总部距证监会所在地富凯大厦直线距离仅有800米,但此次履新被称为“火山口”的证监会主席,对易会满来说,是踏上了一条与过往皆不相同的道路,充满了压力和挑战。


接下来,万千股民的目光,也会聚焦在这位55岁的新主席身上。


刘士余“不平凡”的三年


2016年2月,刘士余接替肖刚担任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资料显示,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


1987年开始,刘士余先后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1994年11月起先后任中国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中国人民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2004年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党委委员。2006年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2016年2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刘士余曾分管央行多个核心部门,包括金融稳定局、条法司和支付司等,经历了央行分拆、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重组上市、处理多家问题金融机构等重要事件。2003年周小川曾兼任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时,刘士余则担任副主任。


临危受命的刘士余,面对“地鼠多,黄鼠狼多,大鳄也不少”的资本市场,提出“全面监管、依法监管、从严监管”的监管理念。2016年12月3日,刘士余发表脱稿演讲,批评险资举牌是“妖精、野蛮人”。此后他又表示,有的上市公司上市后大幅减持,空仓走人,有的上市公司用高送转来助长股价投机,“吃相很难看”,要“秋天算账”。此言一出,高送转概念股大面积跌停,多家公司纷纷公告缩减高送转比例。


仅在2017年,证监会稽查执法335件立案案件办结,224件行政处罚决定,74.79亿元罚没款。2018年执法力度也毫不放松。


据证监会处罚信息,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其中罚没款项最多的个案是北八道控制包括配资账户在内的301个证券账户操纵多只股票,罚没款总额超50亿元。


刘士余任职期间,资本市场在不断规范的同时,也在向更加开放的目标改革。2016年12月5日,深港通启动。刘士余在深港通开通仪式上致辞时表示,深港通“是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今天我们金融部门终于兑现了这一承诺。”


运行两年来,深港通成交额稳步增长、制度机制不断优化、功能作用日益显现,成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全球投资者分享创新经济发展的桥梁纽带。据深交所统计,截至今年12月5日,深港通两年来总成交额累计达4.15万亿元,跨境资金累计净流入1102.98亿元。2018年底,沪伦通“通车”也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刻,上交所表示“上线工作正加紧推进中。”


2018年10月22日,证监会正式对外发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资管细则》)及其配套规则。在几天前的采访中刘士余曾表示,新的资管细则将允许过渡期内相关产品滚动续作,以承接未到期资产。过渡期结束后,确实难以完成整改的产品,可在获得证监会认可后,采取适当措施妥善处理,确保业务活动有效接续,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


刘士余不仅工作作风务实,而且金句频出,富有人格魅力。全国“两会”期间,刘士余被凤凰网财经等媒体追问如何支持新经济企业发展时,他回应:“你们觉得好吗?那就咱们一起干呐!”对于一些人质疑证监会的从严监管是否过度,刘士余则说,“这个得由你们来评价,不是我认为。如果你们觉得监管力度过头了,就告诉我;如果力度还不够,证监会就要尽一切努力,加大监管力度。”


2018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在上海代表团参加的政府工作报告审议时,提出证券市场的4大问题,并当场向刘士余提问:“正好刘主席在这里,是不是可以回应一下?”


让樊芸没有想到的是,回到驻地之后,樊芸接到了刘士余的短信。刘士余在短信中表示,“我们会认真研究。”几天后,刘士余又两次打电话,邀请樊芸去证监会,并对她提出的问题一一给予回复。


2018年10月14日,面对“寒冬将至”的资本市场,刘士余在与股民的座谈会上鼓励大家,现在股市的感觉像是在冬天,既然冬天已经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


在会议结束时,刘士余还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十几位投资者代表。据了解,这是刘士余一直以来的做法,上任证监会主席后,刘士余的手机号码簿上增加了600多个号码,基本都是证券市场各方人士的,也包括普通投资者。


接棒者易会满


刘士余走了,接棒的并不是来自证监系统的官员,而是中国工商银行的易会满。


启阳路4号梳理发现,历任证监会主席,基本都有银行经历,甚至央行经历。


除了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在履新证监会主席之前,未担任央行副行长一职位外,其他历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和刘士余均担任过央行副行长。不过,周道炯在1984年至1994年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 。


在金融圈内,易会满一直被视为“逆袭”的典型代表。


1964年12月,易会满在浙江温州苍南县灵溪镇余桥村出生。按照同村孩子的人生走向,易会满最有可能的是在家务农或者外出务工。但与这些爱打闹的同龄人不同,易会满从小就喜欢待在家里看书。


这也让他的命运和其他人截然不同。


1981年,17岁的易会满进入杭州电子工业学院读书。1984年7月,易会满毕业,拿到了当时浙江银行学校(今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毕业证,中专学历。


与如今想要进入银行工作的高学历门槛要求相比,中专学历显得很刺眼。但浙江银行学校并非一所普通的中专,而是直属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国家级重点中专,被誉为浙江金融圈的“黄埔军校”。


从“黄埔军校”出来,易会满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担任计划处的计划员。这份工作的主要内容是负责编制和组织执行信贷计划、统筹调度资金,经常会遇到一些复杂的局面和问题。这对易会满是很好的历练。


不到半年,易会满被调到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分行计划处。经过央行的历练,易会满有了较强的综合把控和统筹协调能力,这让时任工行行杭州市分行行长张衢对其格外赏识。易会满开始在工行系统内崭露头角,而张衢也成为易会满的贵人。


1979年,张衢进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分行工作,1986年成为工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拥有同样工作经历的张衢,成为易会满的领路人。


1997年,张衢成为工行浙江省分行行长,易会满此时为工行杭州市分行的副行长。1998年张衢离开浙江担任工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后,易会满也与同年成为工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杭州市分行行长。


进入2000年,在工行浙江省系统内工作了15年的易会满,调任邻省江苏,成为工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并主持工作。此后,易会满踏上了仕途快速路。8年的时间里历任工行江苏省分行行长、北京市分行行长。


在此期间,易会满都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在易会满担任工行江苏分行行长期间,江苏分行在工行系统内的经营绩效排名由1999年的第9位提升至2004年的第4位;担任工商银行北京分行行长期间,工行北京分行的存款、贷款、中间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主要业务指标均居北京地区银行同业第一位,2006、2007年度,北京分行在全国工行系统经营绩效排名中蝉联第一。


2008年,“贵人”张衢因年龄原因从工行总行副行长任上退休,易会满接任,进入工行管理层,并成为工行党委委员。


2016年5月,易会满出任工行董事长,国有大行中由行长直接升任董事长一职的做法,在易会满之后,有交行行长彭纯升任交行董事长,在易会满之前倒是几乎没有先例。“国有大行董事长的人选一般由央行或者其他副部级单位一把手来接任,易会满的能力可见一斑。”媒体援引一名央行官员早前的评价。


而金融圈所说的“逆袭”,便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2013年5月,易会满接替杨凯生成为中国工商银行行长。3年后,易会满从离任的姜建清手里接棒,成为工行董事长,工行也正式从“姜建清时代”进入了“易会满时代”。


之所以说逆袭,是因为在易会满之前,国有大行行长直升董事长几无先例,易会满开了先河。“国有大行董事长的人选一般由央行或者其他副部级单位一把手来接任,易会满的能力可见一斑。”一位央行官员早前曾对媒体如此评价。


如今,55岁的工行老兵易会满再进一步,入主证监会,开始掌舵中国复杂的资本市场。


身上具备“科技范”


除了逆袭,易会满给下属的印象则是“学习能力强,务实、低调”。同时,这位55岁的老银行人,甚至还有点科技范。


2015年,工行在易会满担任行长时,接连推出三个互联网金融产品和平台。在发布e-ICBC战略时,易会满全程脱稿讲解工行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线,打破了外界对国有大行古板、保守的固有印象。易本人也被称赞有乔布斯范。


而总结易会满掌舵工行后的业绩,金融科技也是一大亮点,在多个场合被他频频提及。


在中国工商银行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易会满表示工行接下来将升级“e-ICBC3.0”,重点做好三件事:一是运用互联网思维来改造产品,二是打造该行新一代信息系统(ECOS),三是重点运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七大创新实验室”成果。


“工行在开展金融科技创新过程中,始终保持定力,坚守银行经营风险和服务实体的规律,在此基础上拥抱金融科技,提升经营管理水平。”易会满在讲话中曾表示。


数据也显示,易会满对金融科技在业务中的应用很上心。截至2018年6月末,工行互联网金融客户已达3亿户,交易额为340万亿元,占全行交易总额的98%,线下交易占比仅为2%。


工行的业绩也在其任上继续保持宇宙行的规模和盈利能力。据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工商银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96.3亿元,同比增长5.1%。第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1.85亿元,同比增长5.57%。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53%,拨备覆盖率为172.45%。


附:易会满主要简历如下:


1981年9月——1984年7月,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今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学习 ; 


1984年8月——1985年1月,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计划处计划员;


1985年1月——1991年2月 ,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工作,任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副处长;


1991年2月——1993年6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西湖办事处副主任、主任;


1993年6月——1994年4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处长;


1994年4月——1998年7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1997.07起主持工作);


1998年7月——1998年11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杭州市分行行长;


1998年11月——2000年1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总经理;


2000年1月——2000年10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主持工作);


2000年10月——2005年3月,任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2005年3月——2005年6月 ,任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2005年6月——2008年5月,任中国工商银行党委委员(高级管理层成员)兼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 


2008年5月——2013年5月,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


2013年5月——2016年5月,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


2016年—— ,中国工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副部长级)。 


党十九大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附:历届证监会主席以及任职时期的A股沉浮


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1992年10月~1995年3月)


刘鸿儒1992年10月上任,上证指数在1992年11月17日见底386点,之后一路涨到1993年2月16日的1558点,涨幅达304%。刘鸿儒的任期内,正是中国资本市场起步之时,市场的疯狂投机最终导致了悲惨的大熊市,之后又引发强烈的政策救市,出现“333井喷行情”和其后的剧烈振荡;最终引发了国债期货的疯狂投机——“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


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1995年3月~1997年7月)


上证指数在1996年1月19日见底512点,到1996年3月其任期满一年的时间内沪指跌逾100点。不过之后沪指一路涨到1997年5月12日的1510点,涨幅达195%。股指在周道炯的任内,涨幅超过了100%。业内普遍认为,他的任期内是赚钱效应最好的时期。


第三任证监会主席周正庆(1997年7月~2000年2月)


上证指数在1999年5月17日见底1047点,此后“5·19行情”启动,股市展开了一波凌厉的攻势,1999年6月30日达到1756点,涨幅达68%。在周正庆的任期内,股市政策宽松,出现了疯狂的坐庄现象,庄股遍地,恶意操纵和违规事件层出不穷。


第四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2000年2月~2002年12月)


周小川上任当时股市正处于从1341点回升过程中,一路震荡上涨到2001年6月14日的2245点。此后,由于实行“国有股减持”政策股市大跌,4个月后“国有股减持”政策叫停。 这期间,知名学者提出的“赌场论”和“推倒重来论”引发中国股市大讨论。


第五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2002年12月~2011年10月)


任期最长的证监会主席,期间从2005年6月6日最低点998点,到2007年10月16日达到6124点,牛市持续时间近28个月,上涨幅度达到514%,成为持续时间最长、上涨幅度最大的一次牛市。但是从2007年年底开始,伴随全球金融危机,股市一路狂泻,沪指暴跌72.81%,成为次贷危机爆发后全球损失最为惨重的市场。


第六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2011年10月~2013年3月)


任期最短,但堪称最忙碌的证监会主席。一年多时间内,试探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让退市制度成为常态、打击内幕交易零容忍、引导长线资金入市、多次喊话对中国股市始终充满信心等等。郭树清任期内股市连绵阴跌,但铁腕治市影响深远。


第七任证监会主席肖钢(2013年3月~2016年2月)


沿袭了郭树清铁腕治市的思路,2014年7月牛市再次来临,并在2015年中旬突破5100点,但随后爆发了惨痛的股灾并出现流动性危机,之后国家队入市干预市场。这期间,爆发了证监会内鬼腐败案以及徐翔操纵市场等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