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熊者说——幸存者的忠告(ZT)
 
 
2019-01-10 15:31:05
 
 
 
 

本人在6年前就注册过雪球帐号,但由于多年来没有发表文章,也较少上去看大V們的观点,竟然将帐号、密码全都忘记了,故只得重新注册一个帐号来写点什么。之所以有这个兴趣,是因为中午吃饭时一好“基友”跟我说,你是我身边朋友中这两年都赚钱的唯一一人,可以将你的经验在雪球上写出来,一方面可能可以给他人以启示,另一方面,也可能对未来的工作有帮助,至少可以多交几个朋友吧。于是,趁年底有些闲瑕时间,当下就决定写篇文章。


先申明一下,本人2009年入行,至今年9月份就要满十年了,真可谓“十年一梦”,常叹股市很复杂,心智平庸而疲于应对,故没有太多资格告诉大家该如何做,起“捕熊者”说这个标题“剽窃”自柳宗元的“捕蛇者说”,蛇与熊都是易伤人的动物,望各位读者多包包涵。


一、过去两年业绩


本人在2015年的三轮股灾中也受到了较大伤害,这个历史包袱直到2016年才甩掉,2017年、2018年重新出发。下图1、图2表示2017年-2018年、2018年的净收益曲线:


二、如何应对A股市场


2016年至2018年是A股市场非常难操作的年份,如果从全市场股票中位数来看,这三年都是熊市,而2018年是全面熊市。而就算存在结构性行情,风格也迥然不同,非常考验投资人的综合能力,包括策略、进攻、防守、风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只会进攻的人在这三年中会巨亏,只有一种武器的投资人无法连续两年盈利,很多2017年大赚的“价值投资派”在2018年都遭到了不少的回撤。之所以对“价值投资派”打个引号,是因为很多人仅仅是挂羊头卖狗肉,并非真正的价值投资。在深圳私募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那么,如何才能应对这种市场,进一步讲,如何应对A股市场呢?


个人觉得,首先要认识A股市场的本质。也许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会得出的结果,即“横看秦岭侧成峰”。以下为我总结的三个最重要的特征:


第一,A股是一个政策驱动型市场,它的波动方向受政策的影响非常大,切不可忽视。比如,回来看,2014年的牛市本质上是杠杆牛市,前期受监管层鼓励加杠杆,在最疯狂的时候,一个人最多可以开20个证券帐户,证券公司都在鼓励融资;2018年的熊市则由于政府去杠杆,还有贸易易等因素,但内因去杠杆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第二,A股是一个高波动市场,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是散户人数多、监管不到位,基金考核机制短期化等;


第三,如果将A股作为一个整体,那么,这是一个周期股,其驱动因素主要是PE,而非EPS。对周期股来说,涨多了要跌,跌多了要涨,周而复始地循环,高波动是常态。


以上几个方面的特征决定如果要在A股长期立于不败之地,需要具备以下四个重要能力中的几个:


第一,策略分析。即从宏观经济、市场环境出发,判断当下市场是否可为,那些行业/板块风险收益比低,可以配置多重的仓位。在很多机构往往有专业的策略分析团队。


第二,公司研究。从行业研究出发,先找到好赛道中的好选手,用邱国鹭总结的大白话说就是要找“三好学生”,即好公司、好生意,好价格。


第三,交易能力。交易能力就助于提高资金效率、规避一定的市场风险。很多价值投资者不太重视这一点,认为买入就持有,事实上就算巴老貌似也不是这样的。特别的是,如果在公司研究时缺乏专业的资产定价分析能力,交易能力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一短板。


第四,风控能力。风控也很重要,很多公司的风控形同虚设,导致产品净值可以去到0.5以下。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很多老板乾纲独断,风控可以用来限制别人,但不能把自己困住;二是缺乏事前控制的能力与方案,到了事中又无法应变。


以上几个方面的能力都需要高度专业的知识,绝非泛泛而谈可以收获盈利,而考验一个人上述能力的高低就在于对细节的处理。行外人看热闹,行内人是可以看出差距与门道的。


对于个人投资来说,由于不用对短期净值回撤焦虑,因此,只要有策略分析能力、公司研究能力,或者交易能力都可能赚到钱。比如,有些投资者对茅台或者万科非常非常熟悉,常年四季就倒腾少数几个“心水股”一样赚大钱。


而对资产管理行来来说,恐怕要具有上述四种能力才能应对A股这种市场。就本人所见,很多私募基金往往都有“偏科”,全面发展的公司很少,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公司都是坐过山车。几年前有一篇文章写道“除了牛市,你什么都不是”,这篇文章有一定道理,大部分私募或者投资人都没有穿越熊市。


三、什么是一笔成功的投资


这又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个人觉得,成功的投资有以下三个要求,依次排序如下:


第一,逻辑兑现。如果逻辑不兑现,即便获得巨额收益也不能当真,随时可能还给市场。比如,假如有投资者觉得江南嘉捷的电梯做得好,性价比高,买入潜伏,碰上了360借壳赚得盆满钵满,但这与成功没关系。


第二,过程可控。就是说在投资过程中,当初投资的逻辑、公司发展、业绩都在预期范围内。另一方面,一旦出现X因素,宜当机立断,不能出现失控局面。有些私募管理人踩了雷后放任自流,让净值不断下跌,总以巴菲特买华盛顿邮报被腰斩几年后赚100倍来安慰自己,事实上巴老与我们做的事是不一样的,有本质区别。退一步讲,巴老五十年的投资生涯中也没有出现产品净值整体亏30%吧。说明巴老把风险控制得很好。


第三,收益率。投资的初心都想赚钱,这是不要伪装的。但收益率要排在第三位。同时,要正确地看待收益率。比如,与市场指数的平均值比、与相同圈层比,既不能把标准拔得太高,也不能把标准定得太低。个人认为,对资产管理人来说,在差的年份,收益率目标要追求保本,否则谈何复利,若是收益率与市场指数差不多或者跑输指数,那是不称职的;在好的年份里至少要追求跑赢一年期银行定期存款+CPI涨幅,合格表现是与市场指数中位数差不多,优秀者当然是超越指数。以2018年为例,全市场指数中位数跌幅在20%左右,那么,跌幅在20%以上的都是不理想的答卷,跌幅在10%左右是可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