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史九次暂停后A股表现(ZT)
 
 
2018-11-03 11:08:44
 
 
 
  证监会本周五未核发IPO批文。这是自2015年11月IPO重启以来,时隔三年再一次按下IPO“暂停键”。
  自本轮新股发行重新启动以来,证监会一直保持新股常态化审核、常态化发行,于每周五公布当周核发IPO批文的情况。历史上,A股市场共经历过9次IPO暂停与重启,IPO暂停的原因多与市场下跌有关。2018年以来A股市场弱势。截至10月底,上证综指、创业板指数、深成指跌幅分别为19.07%、23.07%、28.74%。
  周五是中国证监会IPO批文惯常核发日,但11月2日晚却意外“爽约”。结合近期管理层对股市的呵护表态,不排除证监会调整IPO发行节奏的可能。
  2002年-2018年5月IPO数量统计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截至2018年10月底,证监会共核发了共92只新股上市,融资规模1252.94亿元;而去年前10个月共计有378只新股,融资1915.28亿元。这意味着新股数量和融资额分别下降75%和35%。


  上海证券报刊文称,“谈IPO色变”确实是困扰A股多年的问题,每遇行情波动,市场上就会出现停发IPO的建议。历史上,A股市场共经历过9次IPO暂停与重启,IPO暂停的原因多与市场下跌有关。但实际上,IPO对二级市场指数的影响并不都是负面的。
  中信证券相关研究表明,IPO暂停期间市场有过大涨也有过下跌,IPO重启之后短期内呈现震荡走势,但重启一年内大概率是上涨的。
  据统计,在此次IPO暂停之前,A股历史上总共有9次IPO暂停,现在,就让我们回顾下历次暂停及重启后对A股影响。


  上一次IPO叫停还是三年前的2015年7月4日,至2015年11月6日恢复,期间上证综指下跌2.63%。不过,根据中国股市特点,从历史数据看,暂停IPO期间,市场指数涨多跌少。
  1、1994年7月21日-1994年12月7日    空窗期:五个月
  背景:窗口期大盘一度快速跌落至325.89点,随后展开一轮大幅度上涨和回调。IPO重启后,未能阻挡大盘继续探底,到1995年2月股指探底至524点。
  市场表现:从1994年7月20日粤宏远A发行后,一直到当年12月8日中炬高新(600872)发行,新股暂停发行近5个月。在停发新股后,大盘没有应声上涨,而是一度快速跌落至325.89点,但很快在8月1日后展开一轮大幅度上涨,到9月13日高达1052.94点。但随后就是回调,12月7日,又回到了650点附近。
  1994年12月新股发行重新启动后,大盘继续探底,并在次年的1月19日下探至571.36点。期间最大跌幅达到17.82%。
  2、1995年1月19日- 1995年6月9日    空窗期:五个月
  背景:1994年12月IPO重启后仅一个月即再度暂停。这次暂停期间,大盘一度在三个交易日内从580点涨到926点。至新股发行恢复时,大盘又回调至700点。
  市场表现:1995年1月18日,仪征化纤招股后,到当年6月12日,创业环保(600874)招股,期间新股暂停发行时间约5个月。大盘在IPO暂停的背景下,一度走出一波大幅度上涨行情,从524.43点起涨,到当年5月涨到最高的926.41点,在5月的月K线上留下了长达226点的上影线。其后,市场重现弱势。
  重启新股发行后,6月12日大盘已经跌破700点,至7月初,大盘已经跌至610.33点(1995年7月4日),期间最大跌幅为13.92%。
  3、1995年7月5日-1996年1月3日    空窗期:六个月
  背景:此次IPO暂停距上一次仅一个月,暂停期间股指先后走出两次小幅上涨行情,之后一路下滑直至1996年初。黔轮胎的新股发行后,大盘很快到达阶段性底部513点。此后股指一路走高,展开一轮大牛市,至1996年底时股指已升至1259点附近。
  市场表现:此次IPO暂停距上一次重启也仅有1个月时间,暂停期间股指先后走出两波小幅上涨行情,但之后一路下滑直至1996年初。黔轮胎的新股发行后,大盘很快到达阶段性底部513点。此后股指一路走高,展开一轮大牛市,至1996年年底时股指已经升至1259点附近。
  1996年1月3日IPO重启后,大盘1月19日探底512.83点后,一路上行,展开一轮大牛市,在当年年底飙升至1258.69点,并于2001年6月14日达到2245.44高点。
  4、2001年7月31日-2001年11月2日    空窗期:三个月
  背景:进入本世纪以来的第一次IPO暂停。当年6月,国有股减持方案出台,“市场价减持国有股”招致市场猛烈抛压,上证综指从阶段高点2245点开始一路下泄。其间证监会完全停止新股发行和增发。10月22日国有股减持被叫停,市场一度上涨,11月2日IPO重启。但到12月股指再度向下,并自此开始长达5年的熊市,直至股权分置改革实施。
  市场表现:截至2001年10月20日左右,上证指数一口气从2245点跌到1520点,短短四个月跌去了700多点,跌幅超过三成。其间证监会完全停止了新股发行和增发。面对一泻千里的股市,10月22日,证监会紧急暂停《减持国有股筹集社会保障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宣布暂停在新股首发和增发中执行国有股减持政策。
  11月2日IPO重启后,市场经历三年的震荡期,并于2003年11月13日达到1307.40点,直至股权分置改革实施。
  5、2004年8月26日-2005年1月23日    空窗期:五个月
  背景:证监会于当年公布了试行IPO询价制度,正式方案出台前,IPO被暂停。这次IPO暂停时,A股仍处在2001年以来的熊市当中。由于新的询价制度对当时的股价形成不小的冲击,扩容也对市场造成一定压力,因此暂停并没有给股市带来强势逆转。
  市场影响:这次IPO暂停时,A股仍处在2001年以来的熊市当中。暂停期间,A股市场虽然也出现了多次反弹,但是下降趋势十分明显,市场再度创出新低。由于新的询价制度对当时的股价形成不小的冲击,扩容也对市场造成一定影响,因此IPO暂停并没有给股市带来强势逆转,新股发行重启后,大盘出现了短暂的反弹,上证综指从1180点附近反弹至1300点之上,但这次的反弹持续时间不到两个月就结束了。
  6、2005年5月25日-2006年6月2日    空窗期:一年
  背景:A股历史上最长的一次IPO空窗期。由于股权分置改革,IPO暂停一年。空窗期结束后,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中国国航(601111)、保利地产(600048)、大秦铁路(601006)先后上市,A股迎来史上最大一轮牛市。
  市场影响:由于股权分置改革,IPO暂停了一年时间。这一轮空窗期开启后不久,上证综指跌至历史低点998点,而当空窗期进入尾声时,股指开始大幅度回升,新的牛市随之来临。
  2006年6月5日,新老划断第一股中工国际(002051)招股,虽然导致了短期市场的回落,股指也从1700点附近最低回落到1512点,但随后很快就创出新高,此后更是一路上涨到6000点之上,A股最终迎来了史上最大一轮牛市。
  7、2008年12月6日-2009年6月29日   空窗期:八个月
  背景:A股在经历了6124点(2007年)的疯狂之后一路下行,金融危机及新股大量发行导致市场暴跌,至2008年12月时已下跌了一年多。进入2009年后,市场一度走出2008年至今最大的一波反弹行情。IPO在2009年6月末重启,助推股指在一个月后站上3478点。但此后股市一路阴跌,至目前徘徊在2000点附近。
  市场影响:在此次IPO暂停期间,受金融危机等多重因素影响,A股在经历了6124点的疯狂之后一路下行,至2008年12月时已经下跌了1年多,股指最低1664点。进入2009年后,市场一度走出2008年至今最大的一波反弹行情。
  2009年7月10日,桂林三金(002275)、万马电缆在深交所挂牌交易——IPO在自2008年底暂停半年多后重启,上证指数当日最高触及3140点,并助推股指在1个月后站上3478点。但此后不久,股市一路阴跌,多次徘徊在2000点附近。
  8、2012年11月3日-2014年1月   空窗期:14个月
  背景:浙江世宝(002703)发行之后,证监会开展声势浩大的IPO自查与核查运动,IPO事实上停止,直至昨日宣布2014年1月重启。
  市场影响:A股市场IPO暂停后,指数在创出所谓的1949点的“解放底”后,开始为时两个月的反弹,以美丽中国概念和城镇化建设概念为首的相关个股领涨两市。今年春节过后,由于对IPO重启的担忧及国外热钱回流的影响使指数再度调整。随着第两轮IPO自查的进行,指数在5月出现小幅反弹,但由于经济数据的不理想以及IPO重启时间窗口的临近,指数近日出现快速下跌,一举击穿年线及半年线支撑。
  9、2015年7月4日—11月6日   空窗期:4个月
  背景:今年6月到7年,A股市场遭遇前所未有的股灾,沪指在不到一个月内下挫仅40%,一度跌破3000点,千股跌停成常态,市场面临流动性枯竭。2015年7月4日,证监会暂缓IPO发行,开始正式救市。
  市场影响:总体来看,新股重启对于上证指数的影响偏于负面,但影响有限;IPO暂停则偏于正面。历史上8次暂停中,市场大多迎来较大幅度上涨,仅有1995年7月、2001年7月和2004年8月略有下跌,下跌幅度为15%以内,而其余几次暂停期间最大上涨幅度大多超过50%。在8次IPO重启后,仅有1996-2001、2006-2008年,2014年出现牛市的大幅上涨,其余阶段均为下跌,幅度为10-20%左右。IPO重启或暂停前后,市场大多延续变更之前的趋势,但IPO不是市场的拐点标志,但却是历次市场上涨或下跌的加速器。
  小结:
  除了证监会未按惯例核发IPO批文,上交所昨日晚间也释放“呵护”信号。上交所要求在交易一线监管过程中,不再采用口头提醒等“窗口指导”方式,严格慎用暂停账户交易等监管措施,被业内视为对短线游资的“关键松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