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中的决定性因素:自我克制和自我宽容(ZT)
 
 
2018-10-06 23:14:43
 
 
 
 

一直以来我都把心理因素看作是交易中的决定性因素,同时把“自我”又看作交易中决定性的主体。主张运用认知的方法不断认识自我、疏导心理,在一条有核心却又中庸的理念线上持续展开自我的交易事业,既快乐又有期待的等待属于自我的机会和成功。


这里有几个比较能体现我所希望讲述的观点和主题。


“有核心的”


为什么交易者会在许多时候告诫自己不去做某些交易?为什么反思总结亏损的时候,常常指出来自己的一些所谓的错误举动?又或者为什么在与他人交流的时候经常提出一些与他人相反的观点和建议?


这都是因为一个交易者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认知和偏好,所有问题的提出,都是因为外界或自我行为与这些自我认知和偏好互相冲突而产生。


不同状态和经验的交易者会存在不同的“固执程度”:时间长、经验足的人会更倾向于坚持自己的观点,因为长时间的交易使其对自我有更多的信心;而时间短、经验浅的交易者则可能更容易接纳他人的观点和理念,这种冲突的程度会降低。无论是浅还是深,都说明每个交易者都是“有核心的”,也都不可避免会有与这个核心不匹配的冲突,无论是与他人观点上的还是自我行为上的,都会对交易者造成心理的挣扎和冲击。


于是“自我控制”便成为了大家经常需要重复的思维和行为,也就是所谓的将一些与自我核心的所谓不良行为、观点进行压制和去除,是一种自律、自省的行为,普遍被认为是良性的交易提升过程,在投资者心目中站在褒义的一边。但是事实却是这样的“自我克制”过程基本都是极其痛苦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受到约束、没有人愿意违背自身的本欲。


所以我们通常在交易中所学到的一些所谓的良好经验比如:顺势、轻仓、勤奋等等,这些其实都是“自我克制”的某一部分,它们披着羊皮却可能在交易者心理干着狼的行径,尽管它们确实是前人总结的金玉良言,也确实是一只羊。对应的,我们在交易中还会学到听到一些所谓的不良经验比如:逆势、重仓、懒惰等等,这些其实是站在“自我克制”对立面的某一部分。


因为它们代表了对人欲的放纵,它们披着狼皮但是却在交易者心理干着羊的活儿,尽管它们确实是一只狼。


交易者因为有“自我核心的”交易述求和体系,所以需要“自我克制”,反过来,交易者又因为有“中庸”心理情绪的述求,所以需要“自我宽容”。


“中庸”


如果把对自我交易核心的追求而产生的“自我克制”比作刚,那么适当的中庸心理情绪而产生的“自我宽容”便是柔,两者可以是有主次之分的,并不一定要求均衡对等,但只有两者共同运行的刚柔相济,才能被大多数交易者所承受并长期运用。


比如前段时间疯狂上涨的ta,令许多看多并且持有浮盈多单的投资者信心十足,使得他们会对在此期间看空并试图做空的交易者产生不屑的情绪,这便是过刚的表现,显然的,但凡ta存在一定的成交量和一定的波动,便能够说明市场的多空博弈仍在继续,否则做多的人又何以开仓做多?价格又何以能延续向上?所以适度的中庸、适度的宽容便应当是合理的存在,是帮助自我冷静的下来良好方法。


又比如许多非短线的交易者,在开仓的过程中非常追求进场价位的精确,常常因为错失一些好的交易机会而捶胸顿足,进而在后面遇到类似的情形时,在坚持交易计划的同时备受内心折磨。这同样是一种过刚的表现,因为承受着极大的心理折磨去博取的不过是一件不确定的概率事件(坚持既定点位与否和交易盈利与否最终都是以概率形式变现出来),既如此又何不略微柔一些,为何不通过对仓位的调整、止损的调整等其他方面的调整对这个交易策略进行适度的中庸呢?


适度的对自己宽容,便是对自己交易事业的宽容,才能更走得更加长远。


因此刚柔两者共同作用、达到一个适度平衡的时候,自我才能将交易中种种相悖的东西融合到一起,实现交易事业的长期存续。有人会问,这个平衡应该在哪里?而我想表达的是每个人的平衡点都是不同的,因为性格不同、经验不同、以及其他许多的不同。


比如两个同样喜欢用突破手法做交易的交易者,一个性格随意且经验充足,对所交易品种特性也是十分熟悉,那么他可能通常只是选择部分喜欢的突破形态进行追单交易;而另一个交易者性格坚强、生活规律,那么他可能通常是见到突破形态、且形态不是特别违背经典理论的时候就追单进场交易。同样的交易策略,前者比后者更柔一些或者说后者比前者更刚一些,于是做出了不同的结果,但重要的是任何人都无法断言孰优孰劣,因为这本身就是概率的游戏。但是试想一下,既然结果一样不分优劣,那如果两个人将方法倒过来会如何呢?显然两个人都会痛苦不堪,自然好事不能长久。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刚柔的均衡没有一个统一的结果,两者也没有绝对的好坏。两者以任何一个比例放在一起都没有好坏对错,只存在于是否适合你自己、是否能获取盈利。


我们应当不断磨练和寻找自己的“克制和宽容”,为属于自己的交易机会做好准备。


“等待”


“克制和宽容”可以用在许多方面,比如对于中长线交易者来讲,最痛苦的莫过于等待:等待开仓、等待平仓、等待止损、等待止盈,中长线交易者总是在等待中度过自己的交易生涯,因为这类人需要的是中长线的趋势行情,需要用长时间的头寸持有来换取利润,更需要在震荡无序的行情中做一直沉默克制。这其实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能够完美自我克制的交易者基本没有,能够完全自我宽容的交易者也是凤毛麟角,我们需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刚柔的平衡。


比如自6月底以来,我认为商品开始进入一个偏强势震荡的格局,又或者自上上周开始,我认为商品开始由强转弱进入一个向下区间下沿震荡整理的格局,无论是哪一次预判,也无论正确与否,得到的结论都是令人心碎的“震荡”格局,因此自我克制开始占据心理主导,因为对于一个需要中长线行情的交易者来讲,震荡行情是不需要去参与的,它不符合“自我核心”的述求。


但是当各个品种从6月开始到现在此起彼伏的涨跌波动的时候、错失大把利润的时候,这种“自我克制”变的及其艰难,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一个极限的状态,随时可能失控而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比如轻易改变自己的预判盲目追高或追空、为了得到错失的行情而重仓交易等等,那么此时在认清自我核心的前提下,适当的自我宽容就非常必要。


比如用极小的头寸做做短线,过过手瘾、比如离开盘面给自己放个假、比如按照自己复盘的结果找找盈亏比不低的品种做做震荡等等。这样宽容自己之后,这个等待的过程会变得容易许多,却又没有丢掉自己应该坚持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在达人观点中穷在反复强调不要忘记整体格局预判、不要过于乐观和悲观的原因,我们可以手里做着自我宽容的事,但时刻不忘进行自我克制,刚柔两者在自我寻求的平衡中和睦共存。


用自我克制始终规范自己的交易行为,用自我宽容不断疏导自己的心理痛苦,两者是可以和睦存在的,当过度克制不能承受的时候,就对自己宽容一些;当过分舒适过于快乐的时候,就对自己克制一些,循环往复,在漫长的交易事业中总可以等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尤其近期行情在个人眼里看是特别难受的,在此与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