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ZT)
 
 
2018-08-06 11:32:22
 
 
 
 

昨日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自宴殊《蝶恋花》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自柳永《凤栖梧》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自辛弃疾《元夕》


以上是王国维总结的人生三大境界,我们可以从中体会到人生的“悲欣交集”。如果我们将交易当做以后一生的职业的话,那么,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之中也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坎坷,正如《大学》中的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点必须首先得到重视。所以,我认为:交易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个在众多有关交易书籍中几乎没有被阐述的课题,因为长期以来人们总是习惯以先人的盈利经验标榜自己的交易行为。在我们的学习和实践中,却忽略了大脑的“表象”和直觉创造功能,也就是深度的分析、比对、疑问和改造。我们所谓的学习基本上是“拿来主义”,就是企图把所有的直接赚钱的模式往资本市场上套。我们的目的也是简单和明确的-----盈利,这无疑是已经把盈利放在了首位。


有的朋友可能要问,在学习的过程中难道不是在发展自己吗?那我们先回想一下自己的成长经历,看看我们到底是学习了什么,发展了什么?


从幼儿园起我们的家长和阿姨就教导我们不能这样,只能那样(没有道理的条条框框的束缚)。到了小学就学习“1+1=2”,中学有不变的公式,大学至研究生有导师手把手地帮助科研,进人了工作岗位要坚决服从上司的命令。大家注意到了没有,以上这些都是死的定律。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和体制下学习,发展和适应这个社会的,我们已经习惯了条条框框和在固定的环路中平衡自己的思维及行为。而资本市场是这样吗?有条条框框和固定的环路吗?答案恰恰相反一一诡异多变。


在我的印象中,从小除了来自家庭方面的就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教育:


浏览遍照,复守以全。经营四隅,还反于枢。


意思是:清楚地浏览,全面地察看,分析和比对,却始终保持,遵循着自然规律。既游荡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却又始终不失其本源。


如果按照我们目前的学习状态,就会简单地把盈利放在第一位,按照他人事先设定好的,固定的环路去执行,去赚钱。这会致使我们大脑的执行中枢异常发达,而“表象”和直觉创造中枢渐渐地萎缩。要知道,人类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进步无不是从“表象”和直觉创造性中得来的。


所以,在变化万千、无固定模式的资本市场中以我们以前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无疑会处处受到制约。请问:此时一味地追求盈利客观、现实吗?在交易心理学中“表象”和直觉创造性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是要我们努力发展的。这就如同邓公的一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


这就是我以前为什么一再强调:结合众多的非判断交易模式,达到一个理性的判断式交易的艺术高度。而这个高度不仅仅是需要发展的,而且是需要把发展放在第一位的。


有人说想象是“心灵的眼睛”,确实我们在交易技能实施之前,如果“心灵的眼睛”看不到市场即将发生的行为,那就不利于交易行为的正确实施。这又回归到了以前学习的问题,在学习先人经验的同时,我们不要忘记学习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盈利,更重要的是通过交易行为的塑造树立正确的自我价值观念。此时要求交易者要有一定的尺度和标准约束自己的交易行为,不断地发展自己的思想,如同前面章节所讲的“克己复礼”。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还要通过分析和洞察来明确发展的方向。


所谓洞察就是以一种不太明显的方式领会和理解市场某些现象,它是打开你“心灵的眼睛”的钥匙。


在目前大众的交流平台中,大多数交易者更加关心的是如何去盈利的问题,人人都想拥有一套制胜的法宝,人人都是把盈利放在第一位的。我就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交易者说:废话!不玩股票是为了挣钱干嘛?做易干交嘛?玩股票,做交易就是为了挣钱!等等。说实话,我真的为他们今后的交易生涯捏把汗。


既然大家都热衷于挣钱那我就先从挣钱说起。


交易如同战争,相信大家并不否认。 兵法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俗语说得也好: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当你加人资本市场交易时,我相信任何人都会竭尽全力地争取盈利。但是,在追求盈利目标时,作为职业交易者的你情愿付出多少代价?你了解你的真实水平吗?你盈利的目标现实吗?你愿意拿你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作为赌注性质的学费吗?你还会将暂时的盈利置于今后的发展之上吗?在资本市场中你是否有了正确的价值观?作为想成为职业交易者的你,以上的问题不仅非常重要,而且是很难准确的回答的。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很多人非常认同“赌注性质的学费”这种观点,甚至更有甚者说:交易实际上就是一种赌博,世间任何行为都是有风险的,交些学费是很正常的。后半句话我是同意的,但是你要是将交易凌驾于“赌博性风险"之上我敢说你早晚会输得很惨。我们暂且先不管是赌注还是赌博,是否合法,它们首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钱的参与!既然有钱的参与我们就应该将它归于经营、商业的范畴。“贴博性风险”的概念不用多讲,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一会儿押大,一会儿押小。所以自古就说:十赌九输。


我想强调的是,与此不同的是还有一种风险叫“商业性风险”。我现在想提问:如果有一个项目需要你进行投资,你是不是手里应该有一份《商业投资意向书》?你是不是应该看一看《商业投资项目评估报告》?你是不是应该仔细斟酌、盘算、考察?我想你会的!好了,这样你会将风险降低到你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而赌博就完全不一样了,当你的赌性上来之后,你可以瞬间押上你所有的资产。这就是“赌博性风险”与“商业性风险”之间的不同。当你仔细阅读和分析《商业投资意向书》和《商业投资项目评估报告》而不是急于投钱时,你是处于学习和思考状态。在本书中列举了很多中国古典哲学,说明学习和思考是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换句话说,此时此刻你是以发展为第一,盈利为第二的。


以上可以表明想稳定地挣钱、盈利,还是应该把发展放在首位的!


还记得兵法上是怎么说的吗?夫未战而庙算(准备投资的必然程序)胜者,得算多也(商业性风险),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赌博性风险)?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这里有个问题,如果我不举这个例子你会特别留意以上的问题吗?现在自我检查一下,在学习的过程中是不是专心致志,一心一意?


《诗》曰:“鸤鸠在桑,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故君子结于一也。


意思是:布谷鸟栖宿在桑树上,哺育着七个孩子。贤良的人,他的态度始终如一。态度如一,专心致志。所以,君子在学习的时候总是把精神集中在一点上。


站在职业交易者的角度上,只要稍有远见的人毫无疑问地会把发展放在第一位。但是,对某些媒体和股评来说这些问题就无从回答,因为他面临的完全是另一方面的挑战。在社会快速,高度发展的今天,尤其是在金融资本市场里,似乎已经容不得我们有很长时间去思考如何发展了,一切都讲究实效和资本的快速扩张,这无疑是给“功利主义”提供了温床以致有些评论家,“大师”能够从容不迫地大放厥词,将盈利列为资本市场中的第一要义,这显然不利于公众交易者今后的发展。


遗憾的是,这种现象不仅非常普及,在公众交易者中还大有趋之若鹜之势。具体体现为,有些人为了早日证实自己,在“大师们”的怂恿下尽可能地投人所有的资金参与市场的交易,一旦侥幸盈利就会形成“双重荣耀”。其一,公众交易者会认为自已很英明,判断得很准确,并且很快地,不费什么辛苦地证实了自己所谓的自我价值。请注意,这种自我价值的认定是不真实的。其二,快速的资本扩张,似乎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在我看来不见得,有很多案例表明,在人欲望的驱使下初期挣到的钱最终统统会归还于市场。另外,“大师们”的双重荣耀,不仅满足了“公众自我”的需求,并且还能得到其他方面的利益---可能是“返点”,他们获得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名利双收。


可悲的是,失利受损失的公众交易者也不会轻易地认为自己或者“大师们”无能,而会把责任归咎于运气不好,系统风险等。而股评或者“大师们”要不就一阶段不再露面,要不就花更多的时间去找借口,让公众交易者自己去承担责任。如果有人站出来对他们的交易提出异议,他们会认为是对他们自我价值的直接冒犯,大发雷霆。 这不仅不是一名优秀的具有职业道德的业内分析师所应该做的,而且,作为交易者的你也不能指望今后在他们身上还能得到什么了。因为此时他们的心目中已不再关心能为公众交易者做点什么,而是关心公众交易者给他们带来的金钱,荣誉和业内地位。


关于“发展第一,盈利第二”的哲学意味着,你作出的每一个决定首先是要符合长期发展的最大利益,之后才是盈利的问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盈利并不重要,也不意味着盈利与交易者发展一样重要。因为只有不断地发展,你才会不断地进步,才会有更好的前景。而不是因为一时的功利,把自己推向危险而又残酷的资本市场的交易当中去。


最后,出于对自己的负责,你有权利和责任对你自己以及“大师们”的指导原则进行分析,以便更好地把控自己的交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