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本身是一座金矿,投机之道就是专业认错之道!(ZT)
 
 
2018-06-29 09:13:28
 
 
 
 

只有深刻领悟了本篇,你才会做到不设止损不进场。这才是你在投机市场长期生存的保障。


骄傲自满的人别入投机这一行,过份自信的人别入这一行,不愿认错的人,更别入这一行。


存在决定思维,思维反映存在。当思维愈复杂,实在也变得更复杂。存在永远比我们能够理解的内容丰富。尽管思维可以创造思维,而实在也仍然可以出乎思维的意料之外。就投机中参与的个人来看,个体对同样的实在存在不同的观点,每个个体的观点仅仅反映了部分实在,于是参与投机的人一开始就带有了某种偏见。如何看待由此而生的错误是我们又要仔细在思维中过滤的问题。


投机与自然界一样是残酷的,在实现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同时,其另外的一个功能就是惩罚错误,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彬彬有礼。


偏见和错误充斥了投机的时候,自身采取了何种的行动,是强化这一偏见和错误并偏离了原点还是纠正了偏见和错误,走向均衡。期乐会也认为在从事投机的工作过程中,在存在错误的场合中,我们应该拥有的严厉的批评态度,而这一态度只要使我们比其他投机中人更早地识别错误,纠正错误,那么我们就可以享用错误所带来的额外收益。在投机中,获利的使命就是纠正无效的思维,而不需管人们愿不愿意让别人这么做,事实是在纠正中也的确赚到了钱。拥有了严厉的批评态度后,我们发现自身和别人的错误也越来越多,此刻我们应该去做的是善待错误,发掘错误中潜藏的机会。或许错误本身就是一座金矿。投机和思维有无限可改进的空间,缺陷的存在是永远的,在不断的分析和判断中,我们总是在选择次佳。投机有误并不可怕,也不能构成阻止继续投机的充分理由,反而当意识到错误和缺陷也就意味着明确到了危险的归属,于是安全的感觉却超越了以前的任何时候。


承认自己的错误


对于立志从事投机的人来说,敢于认错是首先和必须要具备的素质。敢于认错是一个人的良好品德,但对于投机的人来说,却是生存之必须。如果你是一个死要面子,连自己的错误都不敢承认的人,最好是不要从事投机工作。一个傻瓜和一个聪明人的主要区别在于,聪明人能从错误中学到东西,傻瓜则重复错误。索罗斯坦率地说:“对其他人来说,犯错是一种耻辱,对我而言,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一种骄傲,一旦我们认识到理解上的不足是人类的先天特征,犯错就没有耻辱可言了,耻辱的只是不能纠正错误。”


投资大师通过清理不理想的投资纠正错误之后,他会分析他的错误,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错误。首先,他不想重复错误;其次,他知道少犯错误会让他的系统得到加强,让他有更好的表现;第三,他知道现实是最好的老师,而错误是这个老师最好的课程。我们很多人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往往把失败归于投机不景气,实在解释不过去,就自认运气不好,这种“要么是投机欺骗了你,要么是运气欺骗了你”的思考习惯使我们的投资理念永远不会有进步,永远会在背运中怨气,在幸运中憋气。更有甚者,顽固不化死不认错,认为趋势不会永远这样,一定会掉头回来的,也许这种期待可以实现,但光明来临之日,你也许已经没有力气举手欢呼了! ‘越输越冲'成了将投机客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不愿向投机认错的“坏习惯”造就了投机客是一个最终输家的命运。切记,唯有回到如幼儿时的‘赤子心态',一旦做错了,立即认错,心里及嘴里都要大声说‘我错了'。即离场休息,待静另一个适当时时机‘重来'。


悬崖撒手易、临界回头难


为什么呢?因为当我们处于两难的境界中,无克制力的冲动很容易推动我们犯错误。两眼一闭,跳了下去。反正人生能有几回博,不就是博一次吗?但如果真到了两难的境界,必须要做出抉择。却能够退回来的人实际很有限的。看过《我如何弄垮巴林银行》的朋友,都应该对尼克.李森的“自我放纵”的心理有清醒的认识。同一年中,我国的国债期货投机中爆发了著名的“327事件”。我经常反问自己,如果自己在那个位置。会不会也在最后“跳下去”呢?


如果研究一些有代表性的事件。朋友们会发现人类自身难以克制的欲望就是——追求完美、拒绝承认错误。如:《波浪理论》的发明人艾略特先生,为了使自己的理论成为“完美的理论”,一直在努力添加新的东西。其中也出现了诸如:A—B顶的问题,这实际在无形中证明了自己的错误;江恩先生在年轻时虽有惊人的交易纪录,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其晚年不很成功的纪录,关键的一条就是他在不断添加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并因此致力于《金融占星术》的研究。这很像晚年致力于研究神学的牛顿先生和研究统一场论的爱因斯坦先生。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的理论体系中的“缺陷”,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如:牛顿先生希望可以揭开自己理论没有办法解决的“原动力问题”;而爱因斯坦先生是试图证明“上帝不会和我们玩随机的游戏”。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带有两面性,这就是:一阴一阳谓之道。任何的理论都会包括自己不可以克服的缺陷一面。正像卡尔?波普先生论证的“不可以被证伪的,就不是科学。而只能是伪科学”。人类没有发现《量子力学理论》和《广义相对论》以前,牛顿力学似乎是不可能出现问题的;而如果没有《广义相对论》,人们也认识不到时间的可变性。现在霍金先生提出的《膜理论》正在试图统一《量子力学理论》和《广义相对论》。由这一点推广,我们可以认识到:在投机中流传的任何一种理论方法,都会有自己好的和不好的一面。同时在好的和不好的之间也一定存在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是不好的;如果没有超过,这就是好的。这个度会随着时间、条件的变化,出现相应的变化。但不会改变的是相对任何理论,总会存在一点,在这一点以后,理论不会取得作用,相反会出现问题。这就是歌德尔“不完备定理” 的核心思想。


同样在金融投机中,很多理论却拒绝承认自己的缺陷。长期资本公司失败的背后,需要我们研究他们赖以生存的理论基础。在《无套利均衡》中,其理论基础包括 “等价鞅制度”。正是因为信奉这一制度,才会出现众多的理论公式。但这一理论的潜台词就是:自己不会(理论上概率接近于0) 出现错误!由此形成的方法就是,在自己判断错误形成亏损的基础上,采用加倍的方法证明自己更加正确。这是一种理想的投机理论。如果我们生活在理想的世界中,拥有无限的资金可以使用,同时也有无限巨大空间可以承受这些资金。或许可以达到理论想要的目的。但实际上我们的资金总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加倍下去。这样总会存在一个点,你无法再用资金证明自己正确。这样,前面所有的错误就会积累形成一个巨大的错误。长期资本公司留给我们思考的是他们的思维逻辑。


对很多朋友来说,《道氏理论》仅仅是一项分析工具。但我建议大家由投资哲学的角度真正研究一下。《道氏理论》中,我们可以看到:“道氏理论”并不是一种万无一失而可以击败投机的系统。成功的利用他协助投机行为,需要深入的研究,并综合客观地判断。绝对不可一相情愿的想法主导思考。承认自己错误的理论假设,这是我们看到了《道氏理论》有别于其他理论的一面,但承认自己的错误,就需要随时提醒自己、不断修正自己。并在出现问题时,即时保护自己。


在这方面,索罗斯先生的思想体系很值得职业投机客学习。《反射理论》是适应于非常态的理论体系。但保证索罗斯先生成功的关键是承认错误,这个错误不仅仅是别人的错误、也包括自己的错误。只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才能在形成错误时有正确的规避手段。在1987年股灾中,索罗斯先生很早就预言了这一点。但他同样遭受了损失;在1998年的俄罗斯金融危机中,索罗斯先生同样在98年初给出了预言。但量子基金在98年的大部分亏损主要来源于此。2000年3月,索罗斯虽然一直看空网络股的狂潮,但却在崩溃中亏损明显。并因此停止了量子基金的操作。这其实是停止自己错误的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