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选择交易作为我的职业呢?(ZT)
 
 
2018-06-23 11:01:48
 
 
 
 

回顾自己这么多年的交易生涯,中间也时而想,如果别人问我是否后悔做交易,我该怎么回答?其实这个问题,我不需要任何的思考,会毫无肯定地说:不后悔。我很喜欢做交易,即使早年深陷亏损和绝望的泥潭,即使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我仍然喜欢做交易,发自内心的喜欢。


  可是,我为什么喜欢做交易呢?我也一直反问过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一做就做了这么多年了,是为了钱么?当然,开始的时候肯定是为了钱,梦想着一夜暴富,梦想着财务自由、挥金如土。可是在交易的前六七年,自己不赚钱,不仅不赚钱,而且还持续亏钱,没有钱,可是自己还一直不愿意放弃,还是喜欢,一直把交易当做初恋一样,无论交易虐我千万遍,我待交易如初恋。后来确实从交易中获得了财富,获得了所谓的财务自由,满足了基本的物质需求后,对钱已经没有太大的概念,没再那么去渴望了。但是,我依然热爱交易,交易仿佛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不离不弃,并不仅仅为了钱,反而好像是一种生活,为了交易而交易,例如当我们繁忙工作后,突然间休假一个月,刚开始几天还感觉幸福,但慢慢会感觉到无聊、空虚、浑身不舒服,还是想赶紧回到工作的岗位上,才会找到充实的自己,就是这种感觉。


  那我到底为什么如此喜欢交易呢?我想了想,我小时候淘气,不守规矩,总想逃离规矩,所以从来不受老师们待见,无论上了高中,还是上了大学,似乎一直没受过老师们的待见,好像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工作后,心直口快,或恃才傲物,或其他什么,反正也不受领导们的待见。总之,虽然在同事或同学中人缘好,好像受不到上面人的待见,自己不适合体制内的职场,容易被边缘化。所以我一直有危机感,觉得不能依赖任何单位,也不能依赖别人,都是不可靠的,于是选择了交易,觉得不用靠人,不用靠单位、企业这个平台,内心才会踏实。因为一直以来的危机感,让我异常坚定地相信,我必须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不能依赖任何人、任何单位。我想,大部分人爱上交易,都和我的想法一样,都想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不希望自己的命运被自己身体之外的外人掌控,都有一颗渴望独立自主、自由飞翔的心。


  我觉得交易让我的生活清净、有规律、简单,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的一生忙碌着工作,忙碌于琐事,忙碌着各种逢场作戏,一辈子完全被工作占据,被生活所累,生活变得复杂、无规律,不是正在拼酒,就是正在拚关系,不是正在被领导批评,就是正在被客户骂,这件工作刚完成,下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工作又要接踵而至,望不到边,不知何时是个头,这种生活让我透不过气,我不喜欢无规律的生活,喜欢简单的生活。


  我觉得最重要的可能是,交易让我获得了一种人格上的自尊和灵魂上的自由。小时候,曾梦想仗剑走天涯,行侠仗义,劫富济贫,长大后发现自己谁也拯救不了,反自己还需要被拯救;小时候觉得“达则兼济天下”,至少“穷则独善其身”,长大后发现,独善其身是一种奢望。步入社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觉得交易能够与世隔离,可以让我不用做风吹日晒的的工作,不用和那些令人头痛的人打交道,不用到处打招呼,不用劝说别人买东西,不用看谁的脸色,不用溜须拍马,不用喝酒应酬,不用巴结权贵,不用拼酒伤胃,不用忍气吞声,不用担心失业,不用中年职业危机,不用退休无聊,对日常事务可以充耳不闻,可以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生活,可以边旅游边交易,可以让自己实现彻底的时间自由、空间自由,于是灵魂也就自由。


  所以对我来讲,交易让我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自由,不屈尊,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交自己想交往的人,骂自己想骂的人,笑自己想笑的人。


  当然,虽然十多年前,我就将交易作为了我的职业生涯,但在作为职业的前五六年中,生活真的艰难,吃了上顿担心没下顿,所以我很反对很多人将交易作为你的职业生涯,这条路比较艰难,真的不适合你,在你的交易水平还无法达到盈利能力的时候,注定你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你还要养家糊口、孩子还要上学、老人还需要养老,一切都必须有收入,而你不仅没有收入,还很可能不断地亏钱,很不利于家庭的和谐、孩子的成长,所以你喜欢交易,你可以把交易当做一个业余爱好,类似于打麻将、打牌,不指望靠它挣钱,反而无压力,当成一个兴趣,业余时间学习、钻研,做趋势或中长线的话,根本无需盯盘,并不影响工作,一方面你旱涝保收,有工作带来工资的稳定收入,相当于保底的收益,支撑着家庭开支;另一方面,不断钻研带来了交易水平、盈利能力的提升,遇到大行情能够实现财富的跨越式积累,相当于上无封顶的浮动收益,解决单靠工资无法实现财务自由的问题。


  或许以后,你已经具备稳定的盈利能力,而且连续两三年的盈利已经显示,你具备了这种能力,你或许可以辞职,将交易作为你的职业生涯,但也仅仅是或许,因为还需要别人来客观评估你的盈利到底是运气好、遇到大行情,还是你的盈利水平真的具备职业选手了,因为在牛市的时候,一些人翻了四五倍,就觉得自己是股神,可以辞职在家全职做交易,结果牛市结束、熊市来临,不仅盈利没了,还不断地亏本金,工作也丢了,此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瞎忙碰上死老鼠、踩上狗屎遇到大行情而已,交易水平还是不具备盈利的能力。


  另外,在交易不具备盈利能力之前,交易确实很苦,也不适合你当成职业,那种在来来回回行情中的煎熬,那种隔夜反向跳空的痛苦,那种亏掉生活费之后的无助,那种看对行情赚不到钱的自责,那种刚平仓行情就启动的遗憾,那种看到别人赚钱自己赚不到的郁闷,那种固然坚守却依然惨淡的凄凉、、、、所以重要的事情,很严肃地要说三遍,在你交易没有盈利能力之前,反对,反对,反对你辞职,将交易作为你的职业生涯。


  回想当年厌烦枯燥的机关工作,崇尚追求自由和人性的解放,我开始厮杀于交易市场,树叶黄了又绿,窗外风景恍若一梦,从当年的豆蔻年华,到今日的老态龙钟,多少年饱受交易的煎熬,多少的绝望与徘徊,可我的斗志依然如青春一样昂扬。我喜欢这种交易的苦,渡过这种困难后,这种苦也很少了。


  最后附上唐伯虎的诗歌:


  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贫贱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我希望此生:酒醒只在盘中坐,酒醉还在盘中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