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版国家队独角兽基金的41个问(ZT)
 
 
2018-06-11 11:20:54
 
 
 
 

来自汇添富的基金经理(拟任“独角兽”基金经理)刘伟林讲的很明白——理论上存在股票价格低于配售价的风险,这个是无法保证的,基金无法承诺保证收益,但是这个产品大概率不会亏钱。作为一只战略基金,国家的目的是想让优秀的企业在A股上市,比如小米、滴滴、美团,但A股的门槛和规定较多,导致这些企业无法在A股上市。现在国家的想法是,先把资金的供给方提供出来,以备后来股票回归A股,最终的目的不是做大这几家基金,而是为后来回归A股做准备。这个决策估计是更高层面的政府想法,目的是做好示范效应,为以后优秀企业选择在A股上市做好示范,因此大概率不会出现破发,但是会不会得到暴利这个无法判断。


汇添富刘伟林: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2008 年7 月加入汇添富基金任行业分析师; 2010年5月至2011年3月在国家发改委工作;现任汇添富高级策略分析师以及汇添富新兴消费股票基金基金经理。刘伟林是本次6家CDR独角兽战略配售基金的基金经理之一。


主要的投资亮点


1、本产品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战略性基金,基金获配的量、折扣以及将来投资的股票都还没有具体详细规定,但这确实是创新驱动转型在资本市场上的映射。过去有许多优秀的企业都没有在A股上市,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等,战略导向希望这些公司能够回归A股。


2、本基金获得配售的股票主要为移动互联网、医药、高端制造(与2025相关的股票),代表着未来真正有增长性的资产,并非是周期性资产,另外全球在进行科技竞争,通过资本市场吸引是关键。与QFII的区别有一点在于,本基金包含未上市的股票,比如说小米,本基金可以获得其他方式无法获得的稀缺性。


3、本基金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打新产品,但是与之前的打新产品不同。本产品获配资产的定价方式至今还没有出来,个人判断工业富联的定价很有可能作为一个重要参考。普通公募基金通过网下打新配售富士康的打新比例只有0.17%,而通过战略投资人的方式参与打新获得的最低配售比例1.1%。而现在只有六家基金公司进行平分,预计获配占比会比以上的数据高。这也与普通的公募基金不同,获配比例差别十倍,这对收益率是决定性的。


4、本产品适用于长期投资者,而不适用于短期的投机者,封闭期三年,期间只能申购不能赎回,三年后的规模可能达到500-1000亿之间,对1000亿的资金如何资产配置取决于基金公司的实力,汇添富在大类资产配置上做了很多的储备,包括医药基金上百亿规模的有两支、移动互联也有百亿的规模,在三年的封闭期结束后,我们还是有能力为投资者持续获得收益。


5、管理费是0.10%,托管费是0.03%,这些费用比货币基金都低,这体现了国家的意志,还是希望未来代表中国增长的企业能够在A股上市,让融资方和投资方形成良性的反馈。


Q&A


Q1:产品的风险是不是股票锁定一年后,股票价格低于配售价的风险?


A:这个应该是不确定性,股票型基金的风险和收益是匹配的。真正的风险应该是系统性风险,比如说挤兑风险,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另外也有人问到在封闭期两年零九个月的时候,突然有个大体量的CDR,比如阿里巴巴,要占用20%的仓位,但基金仓位已经90%,应该怎么办?其实之前持有的第一批股票就可以卖出了,特别看好就可以选择继续持有,一些质地不好的或者上涨过多的股票就可以选择卖出。理论上存在股票价格低于配售价的风险,这个是无法保证的,基金无法承诺保证收益,但是这个产品大概率不会亏钱。作为一只战略基金,国家的目的是想让优秀的企业在A股上市,比如小米、滴滴、美团,但A股的门槛和规定较多,导致这些企业无法在A股上市。现在国家的想法是,先把资金的供给方提供出来,以备后来股票回归A股,最终的目的不是做大这几家基金,而是为后来回归A股做准备。这个决策估计是更高层面的政府想法,目的是做好示范效应,为以后优秀企业选择在A股上市做好示范,因此大概率不会出现破发,但是会不会得到暴利这个无法判断。


Q2:市场在贸易战的影响下有较大的波动,您对A股有什么看法?未来独角兽回归将会带来什么影响?


A:贸易战与产品的相关性不大,贸易战体现了两国在科技领域的较量,美国的成功是“华尔街+硅谷”,既有融资方,又有投资方,硅谷形成的特有的PE投资文化,华尔街二级市场的高估值,形成了正向的反馈,国家就是这个意志,不仅要有硬的产业,也有软的资本市场支持。未来经济应该是震荡,但是结构性机会还是很多,掌管的其他基金也是遵循国家科技创新、医疗服务转型驱动作为投资主线。市场对独角兽回归A股的分歧很大,有些人认为这好比是“抽血”,但我认为这是国家最小限度减少市场的冲击,以前市场大跌是由于投资和融资的不对称,在没有资金入场的情况下,贸然进行融资的结果。但这次是通过基金把资金募集起来,这样能够维持二级市场的良性循环。另外国内的货币非常宽松,不缺资金,而是缺优质资产,这次回归的资产都是优质的,可以改变A股的生态,也对科技产业的推进也有很大的价值,对未来A股的指数也有正向的作用。


Q3:战略产业包括哪些?


A:目前也没有名单,国务院给出七大支持行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AI、高端制造、医药、集成芯片,总结下来应该是高端装备制造、医药、互联网、集成芯片这四大行业。


Q4:投资策略是什么?


A:前三年股票型资产主要是战略配售,主动性体现在三个方面:(1)在没有充足的额度前,要进行债券管理,主要投资于国债、AAA利率债;(2)一年解禁后做出卖出与否的选择;(3)投资者是长期投资者,公司也有能力支撑500亿基金的主动管理。


Q5:产品为什么选择封闭三年?产品的建仓策略是什么?


A:封闭三年是证监会规定的,不希望短期炒股;建仓策略的主动性体现在一年以后股票要不要卖,在什么时候卖,在前期的股票上全部是由证监会决定,三年内只有卖出的权利,没有买入的权利。


Q6:战略配售是否每个标的都参与,还是会进行精选?一年后退出是什么样的节奏?


A:在股票的买入上没有自主权,只有被动接受,另外国家层面已经进行了精选,再进行精选也是低效率、无价值。一年后的退出,取决于证监会未来可能出台的细则,目前,如何卖出还没有出台相关的细则。


Q7目前独角兽是否存在估值偏高?


A:如果是周期股,什么样的公司都抵御不了周期,但是现在是投资于成长股,如果估值特别低,那么就可以享受成长和业绩的收益,如果估值偏高,那么通过成长是可以抵御的,只要拉长维度,这方面的问题不大。


Q8:您作为基金经理的成长路径是什么样的?


A:于2008年入行,有工程、通讯、经济学的教育背景,做过交通运输、环保、策略的研究,毕业于北大光华。应届生毕业后,由汇添富培养,成为基金经理。


Q9: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的考核机制?


A:内部的考核看长期,以三年的维度进行考核,更看重持仓的潜力。


Q10:与另外五只产品的区别?


A:客观来说这六只基金同质化程度很高,买入是被动接受的。区别在于以下三点:债券的选择,但是差异也很小;卖出决策,这个会有很大的差异;三年以后的主动管理能力。


Q11:产品的适用人群有哪些?


A:特别不适用的人群:满仓赌一只股票,希望三年后涨几个板的人群,以及短期投资者。主要适用两类人:第一类是有长期规划,比如说计划三、五年的教育基金、养老基金;第二类是资产规模很大的人群,用于平衡资产,分散组合。


Q12:有消息说可以自主选择项目,这有什么影响?


A:目前没有接到可以主动选择项目的消息。如果是真实的消息,对汇添富是有利的,汇添富形成了完善的行业布局,比如互联网、医疗、文体,也包括国内、国际,公司的投研实力是非常强的。


Q13:定价的方式是什么?配售的估值水平是多少?是否有折扣?


A:定价的可能方式大概率是以“工业富联”为参考,A股的定价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23倍作为定价,比如药明康德,但是这样不会获得较多的量;第二种是自主询价,这种方式会保证较多的量。是否有折扣的可能性不能排除,还需等政策细则出台。


Q14:小米是否会在港股和A股有估值差别?


A:主要依赖于两地的投资者,A股也未必会比港股贵,从“工业富联”来看,A股的投资者保持着理性,估值水平还是由市场进行制定。


Q15:小米有上市的时间表吗?CDR是按照定向增发的方式还是按照二级市场买卖股票的方式发行?


A:没有,这需要更高层面的决定;更偏向于认为在美国上市公司会发CDR,在原有的市场有基础证券,而不是做定增。


Q16:本产品会不会像打新基金一样?


A:本产品适用于稳健投资者,通过构建一个组合,希望享受到成长性的红利,而不是交易红利。


Q17:主动操作部分,是基金经理决策多一些还是公司整体决策在里面?


A:本产品作为战略基金,卖出的操作不会很随意的;另外,在做决策时,最终决策的是基金经理,但是有稽核、审核的约束,以及研究员的支持、深度报告,还要经过投委会,本基金将来内部会有个流程。


Q18: 刚刚您提到的前期是被动地接受,是监管部门在把控,依贵公司推测后期是否政策会适当放松?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 有主动权吗? 如果有会做什么安排?


A:偏被动为主因为产品是战略配售基金, 所以不会存在某只股票被疯抢和抛弃的情况。如果可以主动选择则会非常考验基金经理对其包含的七个行业的了解,将会涉及到各个行业的调研。我们的选择倾向于看一个集体的架构。


Q19:请问每一家基金公司的额度是一样的吗?


A:投入的基金金额数量不一样,但是占比是一样的。这次国家政策的要求是平公、正公。额度的计算是按基金的规模乘以比例而得出,所以每个基金产品的权益将是一样的。配数上所有基金产品基本是没有差异的。证监会给到一定额度是被动的,是我们所无法控制的。


Q20:请教一个有关仓位的问题,汇添富几个月内五六成舱位有问题吗?


A:证监会规定作为股票类基金,六个月需要达到八成的仓位, 但是这个新出台的产品是从0-100%,并没有硬性规定。但是我们相信政府和我们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六个月后还有上市基金需要发售, 仓位太低会造成收益率降低从而对他们不利, 所以从政府角度出发应当会给予二级市场一定的支持和鼓励, 大家可以观察到从富士康到药明康德在国家意志下,上市节奏都是比较快的。


Q21:请问这次产品的战略储备和配售列表存在吗?


A:现在暂时没有任何渠道,但以我们内部的推测和判断,此次将会集中在市值最大的前二十个企业以及全球活跃的一些独角兽企业(市场估值大于十亿美金的中国企业)。以这样计算将会有超过一百只的股票列表,所以不用担心。


Q22:汇添富会做普通的打新吗?


A:不会,这次产品国家不允许做非国家战略股票以外的其他投资。


Q23:CDR这次的模式是按基础证券发行(会直接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还是采用定向增发?


A:我偏向于第二种,这次参与的企业需在美国要有一些期初证券,不是新发行的股票。但是与此同时不排除有进行二次上市的可能性。


例如:阿里巴巴拿出一部分基础证券,交付到托管行做成CDR之后回归国内进行销售。


定价是完全看国内市场给他什么定价,但是好处是国外市场已经存在一个定价可以给基金经理作为参考。


Q24:这次的定价模式会采用传统的战略配售23倍还是类似工业富联的新兴定价方式呢?


A:传统模式的23倍,新股在A股上市后会产生接连涨停板。定价模式不适合这次的战略配置是因为那些使用传统模式的股票盘子都很小,股价却爬升地很高,造成最后每个人的打新都很低。


我比较相信这次的定价模式会采用最新的工业富联相类似的定价模式。这种新模式采用网下询价,战略投资者和散户都是被动的接受这个价,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战略投资者是有做到百分之一的战略配售量的。


Q25:会不会有存在折扣?


A:不排除这个可能,国家希望让利,形成正反馈。


Q26:请问从基金角度出发这次战略配售A股和CDR配置比例会是什么?


A:现在有些过早了,无法判断,因为我们是被动接受不是主动。


Q27:请问产品年化收益率是什么?


A:这个问题被很多人咨询,我想大家可以从三个变量值猜一下,第一个为个股数量;第二个为上涨空间(例子:如果八折,理论上静态有百分之二十的上涨空间);第三为配售比例。但三个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政策细则。


Q28:关于解禁期的理解?


A:证监会规定最低为十二个月,具体可以有企业来制定。但我方认为企业没有动机去要求延,因为如果采用询价方式,解禁期改的越长,流动性便会越差,最终将对估值产生损耗。


Q29:现在的解禁期分别是多少?


A:有十二个月和十八个月和主动要求的十八个月,但绝大部分会是十二个月。


Q30:这款三年到期的产品流动性如何?第二年会不会做配售?


A:三年之内汇添富都是被动地接受。流动性风险可能性将会很小,仓位在解禁期之后可以进行更改以匹配流动性。第二年结束到第三年开始期间肯定会做流动性的匹配。


Q31:卖出主动权完全在我方?


A:解禁期之后会有主动权的体现。


Q32:CDR风险主要是在哪一方面?


A:传统来说CDR的风险主要存在于公司质地,估值过高和一些周期股的投资回报率。公司质地不用担心,这次产品里主要包含的是非常成熟和有价值的各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估值方面,汇添富的公募基金往下打新是有市场化约束的。再者我们这次没有投周期股,周期会存在高点上市。而我们这次选择的我们投的成长类股票。作为优秀的成长类股票,短期估值过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估值过低会是一个盈利和估值的商机。综上所述,风险较小。


Q33:减持上有没有流动性风险?


A:问题不大,一年之后会有减持细则,如果盈利太多,证监会会有安排,股本方面上市的都是大盘股,不会有问题。


Q34:对于已在国外上市的企业,回归A股后,国内外价格是否会有差异?


A:和国内价格肯定不会完全一样但是拉长会有一个回归。大盘股,价差基本在百分之五以内。


Q35:是否有折价溢价空间?


A:如果最后是A股询价产生,和美股的折价和溢价要通过最后的定价产生,但是已知发行CDR的企业是比较成熟的,不会有太夸张的折价溢价。


Q36:权益类资产谁负责?债券类谁来负责?


A:会有债券经理参与其中,最后的收益还是靠配售这一部分。


Q37:债券仓位比较高,大约会是多少?


A:至少要预留百分之十的仓位给CDR,全部都是债券会有流动性问题。在没有打新的情况下,要保证收益,会做一些货币型基金保证收益率。


Q38:会不会到后面供我们投资的标地越来越少?


A:按照现在国内科技发展速度,我觉得标地只会越来越多,政府目的是形成良好的融资环境。少是因为大家觉得企业需要达到市值大于两千亿以及收入上两百亿。但是忽略了政策中提到的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和国际技术领先。我对中国企业创新速度还是持有乐观思想。


Q39: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国际技术领先的企业风险会不会很大?


A:我们是五百亿的体量的组合类基金,前两类要求已经所能参与的企业数量做了删减,假设我们50%是买的阿里巴巴一类股票,将会享受到美股的增值,30%买的是小米等二类的股票,会有弹性的上涨空间;20%买快速增长类型的股票,尽管这类股票波动较大,但是最终我们希望会呈现出一种盈利的组合。


Q40:产品设计问题?


A:六个基金都是一样的认购方式,汇添富是上交所进行交易,无论深交所还是上交所六个月以后有开放,只能申购不能赎回,场外份额跨市场转托管到场内交易是只有券商才能做得,所以给了券商一个挖掘客户的机遇。


Q41:为什么不能场内就直接认购呢?


A:这个规定不是我们决定的,主要是为了减少和银行渠道的摩擦,发行的时候保证不同渠道公平公正。